—九阙—

—孤鸿贯日震九州—

Happy birthday to myself✨( ˙˘˙ )

死线蹦迪,action

麋有昭己:

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│二宣




       踏过清川,越过千山,也见过流灯华彩灯火夜里匆匆而过的红尘客。




  九曲回肠平生多磨,一步一回首,一眼亦惊鸿。




  也曾孤舟拢碎月,披星海渡心河,半生温情做囚锁。




  终见晨光熹微,故人携手,乱世相拥。





◎ Staff:




策划: @麋有昭己  @—九阙— 




文案: @—九阙— 




题字: @风与青山 




海报: @凉白不是凉白开. 




◎参与人员:




整点/半点:






00:00     @Ribbon_韩洛 




00:30     @来点宵夜吗 




01:00     @冰原之苔 




01:30     @洚涧 




02:00     @兔仔 




02:30     @三磷酸腺苷 




03:00     @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 




03:30     @山色银屏 




04:00     @老鹅的长睫毛 




04:30     @Mittol 




05:00     @麋有昭己 




05:30     @画画苦手 




06:00     @乌鸦 




06:30     @壹木又寸 




07:00     @九幽 




07:30     @旺旺碎嘤嘤 




08:00     @洛城海澜华 




08:30     @沾花惹草木 




09:00     @啧啧 




09:30     @雁塔题名 




10:00     @不孝我 




10:30     @苟旦 




11:00     @沐千秋 




11:30     @沙良白米饭 




12:00     @AJing 




12:30     @anpanman 




13:00     @紈絝麻花條 




13:30     @隐 




14:00     @咔嚓一声 




14:30     @老祖的酒 




15:00     @薄荷电 




15:30     @荼白🍮 




16:00     @海仑 




16:30     @A型钉烷 




17:00     @寒梅南枝- 




17:30     @我就是帅破苍穹 




18:00     @春江水暖_ 




18:30     @书檀先生 




19:00     @莲蓉大月饼 




19:30     @衡生酷盖 




20:00     @一千 




20:30     @—九阙— 




21:00     @WILOKER 




21:30     @巫山与云 




22:00     @猛男落泪 




22:30     @清离yume 




23:00     @紫气东来照祥瑞 




23:30     @戏子 




彩蛋:




05:20     @楠木零语 


09 :  21     @凶海 


13:14     @风与青山 


20:19     @北 有崇 轩 








感谢老师们参加!




2019.9.21,敬请期待。








【欢迎关注tag:“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”】



【如椿】流月

🔹【六爻中秋24h-21:00

  “如果等不到花,那就捧一把雪,煮成另一个春天。

  “这大概也算是,枯木逢春。

  韩木椿回头,朝着他笑道。

  

  

  送走程潜后,忘忧谷又恢复了寂静。只有几声鸟鸣不合时宜地响起,惊扰了山谷的月。

  

  “小潜这孩子也真是,亏得他还能找来。”

  

  韩木椿靠在童如旁的一棵古树边,瞧着天幕上那一轮愈发圆满的月,不由得笑道。

  

  “想是快到中秋了吧。”

  

  说话间有山风拂过,吹得林间树影摇动,漾碎了一地的月光。吹得人衣袂翻飞,衬了满身的清辉。

  一瞬间一晃神,仿若回到了多年前的扶摇山。

  

  那个花开遍野的归处。

  

  扶摇山从前同别的山没什么不同,除去灵脉所在,除去山水清秀而外,也是同寻常山林一般的常年青碧,至多也便是严冬来临时,浅浅覆上了一层晶莹。

  童如这么多年来一直将日子过得清淡。从他有印象一来就一直在没日没夜地修行,没滋没味惯了,成日里如喝白水,也不知道什么是甜什么是苦。对着那漫山的苍翠也未曾觉得单调,反倒是觉得颇为清静。

  收了个大徒弟,成天也是忙着修炼的性子,也不曾去管着这些景致。

  直到韩木椿的到来。

  

  韩木椿天资聪颖,可惜这一门心思不在修炼上。能踩着童如接受的线,就坚决不会再多使一份儿劲来。余下的几分心思全扔在了种花酿酒上头,并且还在这方面颇有些天分与成绩。

  扶摇山就像是合着他的心意长的,给了他无限的发挥空间。见童如未曾因此真真罚过他,边索性放开了手脚,只要得了空闲,必定是漫山遍野地跑。

  有时候为了几株罕见的花苗,还曾把自个儿弄得灰头土脸,待到童如问起来,还美其名曰:“这不是为了门派嘛。”

  

  彼时韩木椿正坐在一柄花锄上,裤脚挽得一高一低,还粘着泥点。见童如回来了,也不管自个儿了,朝着对方挥手。示意童如去瞧瞧那遍山的花。

  瞧瞧那变得生机勃勃的,明媚的扶摇山。

  

  天光投过云幕洒下,落了满地的泊金。衬的那漫山的色彩愈发地明亮。

  韩木椿半边眉眼都浸在暖光里,笑得舒舒朗朗,活像正午的日光。

  

  

  童如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。

  他见惯了单调的色彩,几百年的岁月一尘不变,过得像碗端平的白水,无波无澜。他当然知晓这世间有着许多不同的色彩,却不曾想过若是将其放在扶摇山上,到底是一番怎样摄人心魄的场景。

  

  但他彼时也不曾想过,这份悸动,到底是为了眼前的景致,还是为了眼前这个明媚地、吵闹地闯进了他的世界的这个人。

  

  也是在那一年的秋天,韩木椿又不知从哪儿托人捎回了几株桂花树的小苗。趁着时节正巧,再仗着自己会着些法术,不出一二日便居然真将那桂树给种活了。

  

  后来童如推门而出的时候便正巧见着他坐在树下,抱了满怀的金黄。

  见着童如,韩木椿也丝毫没有不练符咒偷懒被抓的尴尬,反倒是冲他跑去。

  

  “师父,你瞧。”

  

  他脸上还带着些许狼狈,笑容却是越发恣意,露出一侧的虎牙。

  

  “这下中秋时不仅有酒,连糕点也可以一同备齐了。”

  

  童如颇有些无可耐何,最后却也是不自觉弯了唇角。

  

  于是那年的秋终是化作了记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,不过是最为寻常的百花酒,不过是最为寻常得中秋夜,却也成为了最为动人的烟火人间。

  

  流云舒展,同飞鸟纠缠。他曾经被禁锢在一场荒诞无稽的梦境里。那里没有生机没有色彩,只有这无尽无边的孤独。

  直到有月光破林,直到有白鸟踏清辉,朗声惊烟雨。直到有人闯进了他的世界,带着他再去领略人间的四季。

  荒野显露生机,春风消融冰雪,他的世界开始苏醒。黑白开始褪去,化成了一整个春天。

  而那个人就站在扶摇山间,占据了整个季节。

  

  

  想到这里,童如不由得也勾起了唇角。

  他们二人就在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静静地望着那一轮金黄。

  可惜这忘忧谷除了寂寥的古木,边只剩下那山风了。没有花可供他的小椿再酿一次百花酒了。

  

  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,韩木椿微微侧过了头。

  

  

  “如果等不到花,那就捧一把雪,煮成另一个春天。”

  

  “这样大概也算是,枯木逢春。”

  

  

  韩木椿回头,朝他笑道。

  月光从穹顶倾泻而下,被枝叶割得支离破碎,盈盈落在他的脸侧。

  就像当年的那个月夜,清辉洒落,裹挟着对面那人眉目间的鲜活与炽热,带着温暖的色彩,带着满山的桂花的清甜,深深映刻在他的心上。

  

  

  从此再不敢忘。

  


  

  FIN


【冰秋】渡鹤归

🔹【渣反中秋24h/20:30

    没有周遭的危机四伏,没有了即将面临的未知数,所有的温暖都化在了一个小小的动作里。

  像是化了冬雪的第一场春。

  

  

  "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

  

  洛冰河从前未曾想过他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动了心念、生了情愫。

  偶尔回想起来的时候,满心满眼里早就只装进了一个沈清秋,辨不得是什么时候动的心了。

  或许是从他得到的第一缕温暖开始,又或是从来到清静峰的第一个春天时,便已然开启。

  又或许,还要更早一些。

  早到从沈垣来到这个世界开始,他们就已经是命中注定。

  

  彼时天方微明,窗外竹影绰绰,漏下点儿熹微闪烁的亮光,从窗棱上跌落,在尚未醒来的枕边人脸上投下一片温柔的光影。

  分明是再寻常不过的日出,洛冰河却嫌它们搅扰了身侧人的清梦,伸出手掌轻轻盖在了沈清秋的眉眼上方,隔开了那有些晃眼的明媚。又像是不满于光线与自己抢夺心上人一般,他难得有些幼稚地撑起身来,索性拉了帘子将人挡了个透彻,这才心满意足地仰身回去,还不忘在覆着眼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。

  

  不愿扰了对方的梦,那就姑且以这当做早安吧。

  

  洛冰河想着,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。

  当然地,这笑容在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阵阵痒意时,变得愈发得寸进尺。

  

  他低下头来凑近了,声音中还带着方才苏醒过来时独有的喑哑,混杂了深沉的笑意:“师尊醒了吗?可是梦见了什么?”

  

  这混小子,没醒他能在这儿眨眼吗?

  沈清秋有些无可奈何,听着那人声音里头的笑意,报复般地又用力眨了眨眼。

  过长的眼睫划过掌心,阵阵痒意窜上,勾得人心头微动。沈清秋忽然想起从前他被天琅君带走的那一遭,洛冰河不管不顾地找来的时候,他们二人也是这般举动。

  一个人幼稚地遮住对方眼睛,一个人幼稚地眨眼回应。分明是处在紧张的局势里,时间却仿佛都在那时候停住了。没有周遭的危机四伏,没有了即将面临的未知数。所有的温暖都化在了一个小小的动作里。

 

  像是化了冬雪的第一场春。

  

  于是沈清秋也被对方带得笑起来,使了个巧劲儿推开对方覆在他眼上的手,抬手敲了敲对方的额头:

  

  “梦里有你。”

  

  洛冰河闻言一愣,而后笑意蔓延,不依不饶地倾身向前,揽着沈清秋不肯撒手。

  活像个不怀好意的混蛋。

  

  沈清秋倒也不急不恼,由着洛冰河去了。心里却也是无奈失笑,怎么带出来个狼崽子?

  他犹自出神的刹那,却刚巧错过了揽着他的那只手上传来的微微颤抖。待他回过神来,洛冰河早已收了那点儿细微的动作,将那些道不清的想法揉碎了抛至身后,余下的只剩下那个笑得舒朗的青年了。

  沈清秋只当他是心情不错,便也没深究,由着对方去了。而其实洛冰河隐去了一些有的没的的话。

  比如他方才的确是欢欣的,但这其中却也夹杂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,夹杂了那么一份的酸涩。

  

  曾几何时,沈清秋也是这般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身侧。

  洛冰河每天不厌其烦地准备新鲜的饭菜,再不厌其烦地将凉透的茶盏撤去。他守在床前,同沈清秋讲了很多很多。

  譬如尚清华又跟着漠北君干了什么事情,譬如魔界的寝殿都修成了沈清秋喜欢的样子,又譬如他去看了枫山上的第一抹秋色,顺带着折下了一枝,安防在床首的秘色瓷瓶里,只待着沈清秋醒来的时候,能看见它。

  

  可惜无人应答。

  

  所有的询问、祈求都恍若成了沉溺深海的石子,激不起一丁点儿的水花。

  这样沉寂的时间往往比外界来的血肉之伤更加刻骨。

  它孕育出泥泞与绝望,培育了黑暗与苦楚,拉着人的脚踝往下,要将人生生溺毙在这深海里。

  那种感觉像极了他当时高烧未退时躺在无间深渊里。一样的令人喘不过气来。

 

  当时他守在沈清秋的榻边,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可以抛开压在身上的枷锁,稍作喘息的地方。那天他如往常一般独自讲述着近来发生的事,话到最后,却突然想起这般场景他从前好似也曾经历过。

  再而后,他才好似终于明白了,到底是什么时候,自己便已然悄然动了心弦。

  

  他想起很早之前,早在他还是个青涩的少年的时候。沈清秋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护在身后,告诉他,只要他还在,就没人伤得了他。

  他还记得在魔族乘着门派峰主大都不在而乘机而入时,沈清秋替他挡下的那一瞬。

  那天他执拗地,不管不顾地背着沈清秋,要将人背到屋里去。

  鲜血顺着手臂滑下,染湿了对方浅碧色的衣袖,砸在地上迸溅出妖冶的花,红得让人心颤。让洛冰河的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。

  

  那通往竹屋的石阶怎么突然变得漫长啊。

  

  后来他偷偷站在窗外,瞧着沈清秋苍白的脸。他本以为自己会忍不住呛出眼泪,以此来缓和胸腔里那几乎让人窒息的干燥。但最后的最后,他却只是默默站红了眼眶。

  精神上的伤痛远比身体上的来得更加撕心裂肺。它们叫嚣着,威胁着,张牙舞爪地妄图摧毁最后的防线。

  

  洛冰河从来在黑暗里摸爬滚打惯了,受够了风雨,受够了藏在世间的孤独与恶意,感官都渐渐变得有些麻木了,那些痛楚对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了。

  可那看不见光的路上突然而然地就出现了一个人,对方提着一盏明灯,朝他走去,稳稳地托住了他,再一同朝着光走去。

  

  人心都是肉长的。

  

  洛冰河生平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生有牵挂。

  与沈清秋相处的那些看似平淡的日子,却是他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。在对方同他相视而笑的时候,在打马擦肩的刹那,在一同看过冬雪秋华的时光里,洛冰河状似无意的平静面容下,想必也是开了漫原的灿烂的心花。

  

  自从他遇见沈清秋起,他的人生便再也没有了严冬与霜雪。

 

  洛冰河回想着,轻轻闭上了眼睛。

  他突然意识到,早在很早很早之前的某个时刻,早到他自己都尚未发觉这份悸动的时候,心里便已然埋下了那个牵绊了他余生的念想。

  从此辗转反侧,随着时光刻入骨血胸膛,再不能忘。

  

  世人都以为他身为君主,追寻的自当是荣华权势。只有他知道自己其实喜爱的只是像从前在清静峰上那般的小日子。

  晓看天色暮看云。

  

  他喜欢听沈清秋讲一些自己从未听说过的民间见闻,喜欢看着对方眉梢眼角流露出的只有在自己面前才独有的神采,喜欢跟着沈清秋满人间地乱跑,除夕之时捎带回一怀的年货,中秋时节再去买一篮子新鲜的桂花糕。

  同沈清秋一起去听听小城镇里新出的戏曲儿,虽然他有着大部分都时间都只顾着去瞧身侧之人了。

  又比如现下一般,他或许更愿意在这个暖融融的春日里,揽着人一起倒在被窝里,幼稚地不肯起身。

  待到沈清秋问起缘由时,再收紧了扣在人腰际的手,笑得一塌糊涂:

  

  

  “想去梦里也见你。”

  

   

  Fin


来晚了!开学快乐!!(?)我来拖后腿了

-乌斯怀亚会很冷-:

10.7杀破狼群像计划 |  宣

雁落京华霜隐翠,风起青萍山河晦。

江山离擘笙歌碎,胡尘里,角声犹寒人不寐。

临渊履冰盛世颓,式微式微胡不归?

白虹贯日君执锐,身向北,孤克杀伐雪霏霏。

晨熹安拭梅春睡,天明欲曙晓星偎。

绿蚁新醅情深最,一樽酹,白发执手折香桂。

参与人员时间表:

00:00 画   @南瓜粥 

01:00 字  @时生 

02:00 画  @画戟雕戈 

03:00 文  @喃叨专用小号★ 

04:00 字  @七弦与酒 

05:00 字  @璇瑾 

06:00 字  @山行六七里 

07:00 字  @橙子绿呀绿 

08:00 文    @NicoNacht 

09:00 字  @沈徽光🌱 

10:00 字  @不夜侯 

11:00 文  @妍殊 

12:00 画  @爱慕子 

13:00 字   @Kyushu Abendrot 

14:00 画  @百瀚沉瑜 

15:00 字  @尽醉无复辞 

16:00 画  @环树旅行者🌴 

17:00 画  @楚船长永远爱着楚子航 

18:00 画  @凉 

19:00 字  @一口甜酥w 

20:00 曲  @唐无渊 

21:00 文  @—九阙— 

22:00 画  @根根集训中💤 

23:00 桌宠/图  @楚慎Kaefig 

掉落 

随机 文  @引觞满酌 

随机 画  @珹白 

随机 曲   嘲诗效应工作室 @来日可栖 

随机 字  @身登青云梯 

Staff:

策划: @-乌斯怀亚会很冷- 

文案: @沅止 

题字: @时生 

美工:@夙桥夜雨

又一年重阳佳节,执手共叹河清海晏。
万世清平。

是之前提问箱的回答
以后的回答就都发在小号 @—不覆川— 上啦( ˙˘˙ )

欸有些人在画手下面态度hia好,在文手底下一来就抬杠,怎么了还有等级思想不成????神奇宝贝


来啦!💖💖我来拖全员后腿了

麋有昭己:

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│一宣


       踏过清川,越过千山,也见过流灯华彩灯火夜里匆匆而过的红尘客。


  九曲回肠平生多磨,一步一回首,一眼亦惊鸿。


  也曾孤舟拢碎月,披星海渡心河,半生温情做囚锁。


  终见晨光熹微,故人携手,乱世相拥。



◎ Staff:


策划: @麋有昭己  @—九阙— 


文案: @—九阙— 


题字: @风与青山 


海报: @问讯东桥 


◎参与人员:


整点/半点:



00:00     @Ribbon_韩洛 


00:30     @来点宵夜吗 


01:00     @冰原之苔 


01:30     @洚涧 


02:00     @兔仔 


02:30     @三磷酸腺苷 


03:00     @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 


03:30     @山色银屏 


04:00     @老鹅的长睫毛 


04:30     @Mittol 


05:00     @麋有昭己 


05:30     @画画苦手 


06:00     @乌鸦 


06:30     @壹木又寸 


07:00     @九幽 


07:30     @旺旺碎嘤嘤 


08:00     @洛城海澜华 


08:30     @沾花惹草木 


09:00     @啧啧 


09:30     @雁塔题名 


10:00     @不孝我 


10:30     @苟旦 


11:00     @沐千秋 


11:30     @沙良白米饭 


12:00     @AJing 


12:30     @anpanman 


13:00     @紈絝麻花條 


13:30     @隐 


14:00     @咔嚓一声 


14:30     @老祖的酒 


15:00     @薄荷电 


15:30     @荼白🍮 


16:00     @海仑 


16:30     @A型钉烷 


17:00     @寒梅南枝- 


17:30     @我就是帅破苍穹 


18:00     @春江水暖_ 


18:30     @书檀先生 


19:00     @莲蓉大月饼 


19:30     @衡生酷盖 


20:00     @一千 


20:30     @—九阙— 


21:00     @WILOKER 


21:30     @巫山与云 


22:00     @猛男落泪 


22:30     @清离yume 


23:00     @紫气东来照祥瑞 


23:30     @戏子 


彩蛋:


05:20     @楠木零语 


13:14     @风与青山 


20:19     @北 有崇 轩 




感谢老师们参加!


2019.9.21,敬请期待。




【欢迎关注tag:“9.21沈清秋生贺产粮活动”】















我想看那种双方打得头破血流,最后在硝烟冲天遍地火光中接吻。
唇舌攻城掠地,带着失去理智的撕咬,喘息时牵出细密的血丝,将两个疯子捆绑着陷入欲望的火海,生生纠缠,不死不休